反山埃冶金委会促赛维尔;撤“山埃无毒”言论 道歉


(劳勿10日讯)彭亨劳勿武吉公满反山埃冶金委员会抨击水务、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赛维尔有关山埃冶金无毒的言论,认为这罔顾武吉公满人民的健康,同时也不符科学事实。

“该部长因此应该撤回言论,并向人民道歉。”

反山埃冶金委员会今日发表文告回应赛维尔昨日在国会的言论。赛维尔在部长问答环节中宣称,没有证据显示,武吉公满的山埃冶金活动危害周边居民和环境。

该委员会认为,赛维尔有关山埃冶金无害以及有关山埃的描述充满着谬误,不符科学事实,因此应该就给予国会错误资讯而公开道歉。

“这让我们怀疑,部长回答国会提问时,是否对该议题有基本的认识。”

该委员会说,过去已一再强调危害村民健康的不只是山埃,而是金矿公司冶金过程所排放的化学物,例如二氧化硫(sulfur dioxide),会导致鼻子、喉咙和呼吸道受刺激,造成咳嗽、喘息、呼吸急促或者胸闷。

“金矿公司于2014年停止运作后,村民的健康有很明显的改善。这或多或少显示,冶金厂和健康受害是有因果关係的。”

“基于上述所述,我们呼吁部长赛维尔撤回错误的言论,并且向人民道歉。”

劳勿澳洲金矿公司(RAGM)自2007年起,于公满山使用山埃采金后,劳勿当地居民便投诉健康就频频出现状况。不过,前朝国阵政府和金矿公司都已多次驳斥这种指控。

该委员会列出5项要点,逐一反驳赛维尔的说法。
1.赛维尔:不管你把山埃放在那裡,它都会蒸发化为二氧化碳,它是无味的。

该委员会指出,山埃其实带有类似杏仁的味道,再者冶金过程,也会产生氰化钠络合物(sodium cyanide complex)。

2.赛维尔:我所掌握的事实显示,使用山埃采金不会影响空气素质,也不会影响周边(居民)的健康。

该委员会指出,根据环境局在2013年1月至12月于武吉公满村装置的空气检测器,每天都可以探测到高量的氰化氢(hydrogen cyanide),确实已经污染当地的空气。附近并无其他设施可能产生氰化氢,况且金矿厂与村民住宅之间没有缓冲区,因此很可能氰化氢是来自金矿厂。

该委员会称,可是前朝政府环境局却不顾上述收集到的数据,反而採纳工业生产可允许的氰化氢排放标准。这是不能接受的,因为氰化氢不应该出现在住宅地区。

“我们感到失望,新政府本该是照顾人民的政府,却没有採取亲近人民和保护环境的立场,而且在回答国会前也没有做好研究。”

3.赛维尔:居民说(残留的山埃)会渗入河水或地下水。但这种事情不会发生,因为储存山埃液的池子乃依照规定所建。

该委员会指出,其实不只是居民有此担忧,国际山埃管理权威、美国环境化学专家格林米勒教授(Dr Glenn C. Miller)也担忧地下水会被污染。格林米勒曾在2008年2月到现场调查,并指出冶金的程序和化学废除处理并不符合国际标准。矿尾含有重金属和酸性化学废物,会导致金属氰化物污染,造成地下水污染。

4.赛维尔宣称,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,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。

该委员会指出,武吉公满村已超过一百年,村民住在当地时,冶金是採用传统的方式。金矿公司拟用山埃提炼矿尾的方式冶金,是在2006年获得彭亨矿物局的批准。因此,是金矿公司后来才搬进村内,而非反之。

5.赛维尔:就科学而言,山埃与皮肤生长、皮肤癌之间没有关係,也没有任何文献可以显示山埃会导致皮肤癌。

该委员会指出,不管氰化氢是否会致癌,氰化氢是有毒的,会令人致命,因此比致癌还要严重。美国卫生部底下的有毒物质和疾病机构就定义氰化氢为:各种暴露的方式都是剧毒的,会对中枢神经系统、心血管及呼吸效应造成瞬间严重的伤害,并在数分钟内导致死亡。

No Comments Ye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